母爱性事

发布时间:20-01-01 22:53:08
作者:管理员
0 收藏

.
在我读初中的时候家里由于历史原因,一家四口只能一起挤在一所不到40平方米的小房子里,父亲自己睡一
张小床,母亲和哥哥跟我睡一张大床,伯父刚退伍转业回来不久,在市里检查院当小干部。


我小学的成绩本来并不错,但由于因病靠不好初中,只能在一所三流的学校读书,刚开始上初一时受学校环境
的影响,根本就是整天玩,上课只看武侠小说。


第一年过去了,学习成绩跟本跟不上,被迫留级,到了第二年,我虽然有时候还看武侠小说,但上课却认真多
了,武侠小说只是在学习之余才看上一两本,学习成绩跟上年相比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


父亲是个货车司机,一个月最多只有一个星期在家,家里的事全靠母亲一个人管,但她本身在县里的一间集体
饭店做服务员,每天工作回来还要打理家务,根本就每什么空闲的时间,一上床就睡的跟什么似的。


但他们忙归忙,对我的转变都感到万分的高兴,那一年上学期刚结束,我就入了团,还当上了化学和物理两科
的科代表,只有学习好的学生才能当的,我读的那间中学就是这样,其他的学校我就不知道怎么样了。


母亲高兴的整天都笑个不停,我要什么就有什么,虽然家里的经济不怎么富裕,但也尽量满足。


在一个星期天,我象往常一样去租书店那里去看看有什么新的武侠小说店看看有什么新的武侠小说,打算借一
两本就打发这个无聊的星期天。


但那时候并不象现在那么多人利用网络来写小说,来来去去都是那几个作家,想找一本新书就难了,听老板说
没有,就打算找一两本好看一点的旧书回去「复习」,但挑来挑去都没找到合心意的,最后只有找那些以前自己归
类为「垃圾」、「不好看」的那一类书。


翻着翻着,突然,一段情节的描写吸引了我,就是现在的色情武侠小说了,但那时候描写的没那么详细,但也
够吸引我了,谁叫我以前从没看过呢。


我面红耳赤的看了一段,决定把它借回去。


那天,我把那本书翻了好几次,就看那些做爱描写的,看完了还手淫了。晚上,关灯睡觉后,我看着躺在我旁
边深深睡着了的母亲的胸脯,白天书上描写的情节不段的在我脑海里出现,第一次觉得女性是那么吸引人。


第二天上学去了,我的眼睛老是在女同学的身上晃来晃去,根本听不下课。


从那以后,我就经常去租书店找这一类的小说看,还经常手淫,过不了多久,学习成绩象下落的电梯一样,不
停的下降,老师找我几次谈心都没效果,最后家访了,母亲非常生气,问我为什么,但我能说吗?


一个夏天的晚上,我等母亲和哥哥睡着了,幻想着书中的情节又开始手淫了,但大概幻想太多次了,刺激不够,
半个小时过去了,怎么都不出来,我不知道如何是好,我急得翻来覆去。


在这里我再说一下,我就里40平方米,父亲母亲我和哥哥都是共用一个卧室,有两张床,一大一小,父亲自
己一个人睡小的,母亲和我及哥哥睡一张大的,哥哥睡在床一头……我和母亲睡在床另一头。


我听到母亲熟睡时发出的深沉的呼吸,跟她在这头睡了这么多年,我知道母亲一睡着了就很难弄醒她的,因为
她太累了,又要工作又要打理家务。


我决定象小时候一样,把脚压在母亲身上,不同的是,小时候是为了睡的舒服,现在也是为了舒服,但是这是
为了鸡巴舒服,我轻轻的摇了母亲两下,母亲动也不动,只是发出深深的呼吸声。


我把左脚压在了母亲的右脚上,鸡巴贴在母亲的左腿上,只觉得好舒服啊,我闭上了眼睛,轻轻的晃动了起来,
轻轻的摩擦着,觉得不自己用手舒服多了,不到十分钟,我泻了,只觉得好爽好爽,我就这样压着母亲睡着了。


第二天我有点心虚的看着短裤,怕母亲知道,但没什么异样,天热加上风扇吹,早就干了。


从那以后,我就不再手淫了,都是晚上趁母亲睡着了压在她身上来发泄,母亲也不知道,由于自己不再手淫,
每天晚上在母亲腿上发泄后睡的特别香,上课也集中精神了,学习就又赶上去了。


哥在学校的篮球队里训练,天天都累的跟母亲差不多,一上床就倒头大睡,便宜我了,哈哈,只是母亲对每天
早上醒来都压在她身上有点意见,但谁叫我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呢?学习又好,撒一下娇她就不管我了。


这天晚上,我又压在母亲的身上,鸡巴在她的大腿上磨来磨去的,手握着母亲的乳房,轻轻的抚摩着。


母亲的乳房慢慢变硬了,嘴里的呼吸也急促了起来,但她还是没有醒。良久良久,我觉得后脊一酸,鸡巴一阵
急抖,射精了。


但我还是觉得意尤未尽,我再压在母亲的身上,但裤裆湿漉漉的,难受死了,我爬了起来,把短裤脱下,往床
头一扔,光着屁股就想压在母亲的身上在来一次。


但母亲突然把左腿屈了起来,我吓了一跳,以为母亲醒了,但母亲照样发出熟睡的呼吸声。我仔细一看,原来
我的短裤扔到了母亲的脚边,湿漉漉的裤裆正好贴着母亲的脚,她觉得不舒服就把脚屈了起来了。


但这样我想继续压在母亲身上就不可能了,我想把母亲的脚放下来,但又不敢大力,怕弄醒母亲,结果放不下
来,急的我满头大汗,望着母亲的膝盖,不知道如何是好。


突然,我看着母亲的膝盖弯这里,有了个主意,我把鸡巴伸到了母亲的膝关节这里,捅了进去,左手扶着母亲
的小腿,右手扶着大腿,轻轻的把母亲的腿抬了起来,再稍微用里往里压,这样夹着我的鸡巴,我再轻轻的抽插了
起来。


紧紧的夹着我的鸡巴美腿好舒服啊!我当时想真的做爱也不过如此吧,比压在母亲的大腿上发泄舒服多了,看
着母亲的美腿的肉由于我的进出而翻出推入,觉得好刺激啊!


抽插了大概百来下,我有忍不住射了,一阵急促的乳白色精液喷了出去,一大部分喷在了蚊帐上,一小部分喷
在了母亲的另一条雪白的腿上。


我只觉得一阵困意冲上了脑袋,轻轻的放开了母亲的大腿,或许由于我把母亲的腿屈的太久了,一放开母亲就
自己把脚放平了,连短裤都没穿就趴在母亲身上,象往常一样睡了。


第二天起来,我发现短裤穿在我身上,还不是昨晚的那条,蚊帐给拆下来了,母亲用有点怪怪的眼神看着我。
母亲是每天我家第一个早起的,她做完早餐才叫醒我们。


我一下子呆了,「肯定给母亲发觉了!」不发觉才怪,早上起来腿上有一大堵黄黄的东西在蚊帐上,腿上也有,
我有光着屁股压在她身上。


吃完早餐,哥哥比我要早一个小时去学校训练篮球。


母亲叹了一口气,对我说:「你哥哥不是学习的料,所以爸爸妈妈才让他去训练篮球的,让他将来考体校,你
的身体比不上你哥,所以你要安心读书,不要东想西想,现在你的任务是要好好学习。」


我低着头应了一声,母亲还想说什么,但没有说出来,我飞快的吃完早餐就逃也似的去上学了。今天什么都不
敢想了……


连过好几天都不敢压着母亲睡,更不敢打母亲的腿的主意。但一个星期后我实在忍不住了,憋了一个星期实在
是难受。


这天晚上,我估计母亲是睡着了,哥哥更不用说了,睡的跟死猪似的。我轻轻的碰了碰母亲,没反应,我急不
可待的压在了母亲身上,用鸡巴在她身上磨呀磨呀。


现在我可不敢象上次那样拿母亲的脚屈起来做阴道插,等我连射了三次,整个裤裆都湿透了。我发泄完后倒头
就睡,现在我可不敢再压着妈妈睡了。


刚睡了不久,突然觉得有人脱我的裤子,我迷迷糊糊的睁看眼睛一看,原来是妈妈,我顿时给吓醒,现在我的
裤子满是精液啊!


我呐呐的说道:「妈……」妈妈哼了一声,把一件干净的内裤往我光着的鸡巴上一扔,低声说道:「自己穿起
来,也不怕着凉。」说完就拿了把我那件湿漉漉的沾满精液的内裤拿去卫生间了。原来妈妈没睡啊……


(二)


第二天早上起来,我偷偷看了下母亲,母亲跟平时没什么两样,看来母亲并没有怪我,那就是说,今晚我还可
以……


好不容易等到哥哥睡着了,我迫不及待的又压在了母亲身上,这次我连试探母亲是否睡着都免了。因为白天我
想过了,我是家里最痛爱的儿子,学习又令母亲高兴,在学校的表现令母亲在亲戚朋友面前大感脸上有光,母亲就
算不愿意,也不会太怪我的。


如果怪我,上次喷在母亲美腿上的就给她大骂特骂了。果然,我压上母亲的腿上时母亲稍微动了一下,但又随
我了。


我把鸡巴紧紧的贴在母亲的大腿上,头靠在母亲的耳边,闻着母亲的气息,左手搂着母亲的腰,(我睡在母亲
的左手边)有节奏的动了起来。


慢慢的,我的手顺着母亲的腰往上摸,慢慢的摸到了母亲的乳房上,母亲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手一动「啪」
的把我的手打下了。


我再摸,再给打下,我只好老老实实抱着母亲的腰,在母亲的丰满大腿上做来回运动。母亲也闭着眼睛,一动
也不动的任我所为。


就这样,每天晚上母亲都任我抱着她,用她的美腿来发泄。完了再由母亲下床拿一条干净的内裤给我换,脏的
拿去泡掉第二天洗,每天我都要用两条内裤,实在是很烦。


(由于第一次写这么长的东西,开始忘记介绍我母亲的样子了,那年我14岁,母亲也就34岁,母亲的脸不
是很漂亮,只是一般,但身材由于经常劳动的缘故,很是标准,该大的大,该小的小,生了我们两个也没影响到她
的身材)


那时候家里不是很富裕,我和哥哥都只有三条内裤洗换,而且,我还是喜欢上次用母亲的腿来插的感觉,但不
敢向母亲开口,毕竟,我知道,这样已经是很过分了,再提那样的要求,母亲肯定翻脸。


终于,机会来了,那一天早上母亲早早接到单位的通知要提前去上班,煮完早餐就走了,连我先一晚换下的内
裤都没洗就去上班了。中午时分下起了雨,先一天洗的衣服都给淋湿了,晚上我和哥哥洗澡都是没内裤换。


哥哥睡着后我又抱着母亲想来,母亲不给,她低声说:「今晚不要了,弄湿了没裤子换了。」


我急了,抱着母亲低声说道:「妈妈,可是我难受啊,让我来吧。」


母亲坚决不给我,还把我推开了,没办法,我只好睡了,但我习惯了每晚先发泄完了再睡,现在这个样子怎么
睡的着呢,翻来覆去的,鸡巴都把裤子快给涨破了。


母亲看着我这样子,以为我不压着他睡不着,就让我象平时一样压着他睡,但我一压上去她就知道不是那么回
事了。最后,母亲没办法,只好让我发泄,但要脱了裤子再来,免的弄湿了。


我正求之不得呢,我飞快的脱光裤子就赤条条的压在母亲的身上,但母亲不让我在她的大腿上来,理由是怕弄
湿衣服,只能在小腿上做,母亲还作了起来,把小腿调整到合适我的位置。


我低声的说:「妈,让我自己来吧,保证不会弄湿衣服的。」母亲想了一下,答应了。我兴奋的坐了起来,坐
在母亲的傍边,抱着母亲,「妈妈,你真好。」


母亲低声笑骂道:「真是人小鬼大,还不快点,明天还要上学呢。」


我跪在母亲伸直了的脚旁边,用手轻轻的抚摩着那光滑的大腿,鸡巴早就翘起半天高,母亲看着不好意思的闭
上了眼睛,低声骂道:「小鬼头你还不快点解决,摸什么摸呀,我要睡了。」


母亲就想躺下来,象以前那样让我自己玩,但我阻止了她,母亲不解的看着我,我让她把脚收起来,双手抱膝,
母亲照做了,我就跪在她的腿弯处,把鸡巴由侧面抵在腿关节这里。


由于母亲抱的很紧,大腿与小腿几乎成了一体,我抵着肉缝,插了第一次没插进去,母亲也觉察到我的意思了,
把手松开了一些,好让我方便进去。但我阻止了她,我想用力自己插进去,但连试几次都没成功。最后还是母亲松
开了,让我进去再夹紧。


我双手牢牢抱着母亲的腿,腰部不停的用力挺动,那感觉,好舒服啊,有紧有滑,母亲的腿,实在是太棒了…


用力挺了几百下,母亲也觉得腿有点麻木了,我终于射了,一阵急流射在了母亲的大腿内侧。我低声呻吟了起
来,太舒服了,精液顺着母亲的大腿流到了母亲的内裤里,母亲低呼了一声,赶紧下床去清理她的儿子第一次留在
她内裤上的礼物。


自从这次后,我不用再压着母亲的大腿来发泄了,每次都是用这种方式,用力抱着母亲的大腿,鸡巴在母亲的
腿关节这里挺动的感觉实在不错。


(三)


这一天,我的一个小弟拿了本书来孝敬我,不用怀疑,我在班上是老大,那些能打能杀的看到我也恭恭敬敬的,
对我不客气除非他考试不想及格了,谁说分高没用的?


我翻了翻,脑海里只有两个字,「极品!」从那本书里我第一次知道了肛交,在上课时我久违了的偷偷摸摸看
小说的紧张感又回来了,但那本书给我一个感觉:「太爽了。」


我看完了认真思考一个问题,母亲原不愿意也让我来一次呢?说实在的,母亲的臀部实在很美,插起来一定很
爽,我现在才发现原来我以前从来就没仔细看过母亲,要不怎么现在回忆起来才觉得母亲的臀部是这么性感呢?


经过这么一段时间后,我知道,只要我的学业好,母亲一般都会答应我的要求的,只要不大过分。


下课后,我跟我的小弟说,这本书我拿回去慢慢看,问他还有什么书,再拿一两本给我这个学期我保证他考试
科科80分,小弟满口答应了,本来他拿这本书就是为了1个月后的考试的。


第二天早上,他又拿了两本书来,偷偷的塞到了我的手里,这次小弟拿来的这两本是关于肛交和乱伦的,我看
了大感兴奋,原来不是我一个人如此啊。为了昨天他借我的那本书,我昨晚都不大有兴趣插母亲的腿关节了,草草
射了。


等母亲睡着后我偷偷把手伸到她身下摸她的屁股,那紧紧的菊花眼让我好想立刻就翻转她压上去就操爆她的小
菊花。


我知道,如果一个月后我的期末考试能拿到好成绩的话,也许母亲会同意让我放肆一些,说不定会有机会……
嘿嘿……但在那之前我得努力复习功课。


说到做到,在那之后我放下一却玩的机会,专心学习。母亲欣慰之于还怕我累坏了,不停的劝我出去玩一阵子,
我回答她想把功课学的好一些,争取期末拿个好成绩。


母亲以为我是想为以后考上重点高中而努力,也不再说什么。但她没想到,现在我才初二上学期,年纪轻轻的
谁会想那一年半后的事情。我是努力没错,但也是为了开她的后庭花的处女地而努力,我从我偷偷用手指接触母亲
的屁眼的壮况猜她的小菊花肯定没给老爸用过,好期待开她的屁眼的苞啊。


转眼就到了期末考试,这次考试由于之前的努力复习,成绩很理想,有2科全级第一,剩下的也是前20名之
内,母亲高兴级了。拿成绩单回去给她签字的时候一把抱着我,笑咪咪的问我想要些什么奖品。


我想要的你能给吗,说想开你屁眼的苞肯定给你饱打一顿,我只是顺着母亲平时的口风说想以后为了考上重点
高中才努力学习的,不是为了奖品才读书的。


母亲还夸我长大了,懂事了。高兴的直流泪,一定要奖励我,既然这样,那我就先要点吧,我反抱着母亲,在
她的耳边说:「妈,我现在想要很你做,好不好?」母亲楞了一下,看了看周围,哥哥还没回来,父亲在外面走长
途车,家里当然没人了,她想了半响,点了点头,答应了。


母亲把门检查了一下,确定是关上了,就转过身去先把外衣脱了,再脱裤子。我看着母亲因为弯腰脱裤子而翘
起来的臀部,鸡巴涨的老高,给小小的内裤包起来的美妙臀部,中间那凹进去的肉缝,那就是我一个月来奋力复习
的目标。好想现在就扑上去拉下母亲的内裤把鸡巴狠狠的插进去啊!


我突然有个主意,虽然不能真的开母亲的后庭花,但也一样能尝一下母亲美妙肉臀的滋味。我拉开拉练,掏出
鸡巴就这样冲了过去,一把由背后抱着母亲。母亲和我都惨叫一声,母亲惨叫是因为屁眼受袭,虽然有内裤保护,
但也够她受的了,我却是为了鸡巴差点骨折,太用力了。


母亲连忙挺直了腰,用手捂着屁眼,有点生气的问我,「干什么,那么用力,再等一下子也不行啊。」


我知道母亲是真的有点生气了,连忙装出一脸委屈像:「人家是这段时间为了复习太紧张了嘛,想考完试后好
好轻松一下的,刚刚看到你这样我忍不了才这样子的。」


母亲看到了这段时间为了复习的辛苦样,加上考试这几天我为了保留精力都没发泄过,也就原谅我了。其实是
我为了能考完试能多在她身上玩才故意忍住的。


母亲叹了口气,手摸了摸还有点隐隐发痛的屁眼,说:「算了,现在上床、去吧,妈妈让你来就是了。」转身
就往床走去。


「耶!」我心里做了个胜利的姿势,但表面上当然不能有任何表情了。


我一把拉着母亲,「妈妈,能不能象刚刚那样弯着腰,那样好好看哦。」


那时候我的字典里还没有性感这两个字,母亲愣了一下,「小鬼头,尽想些鬼主意,算了,今天就当是奖励你
的,随你怎么做吧。」


母亲爱怜的骂了我一句,接着就弯下了腰,屁股翘的老高,内裤梆的紧紧的,清楚的看到中间的肉缝,我的老
二翘的都半天高了,抗议我怎么还不动手。


母亲回过头叫我:「还不快点,这样好累的。」


我赶紧贴上去,鸡巴紧紧的贴在母亲的美臀上,和她的小菊花仅隔一层布,要是没这层布就爽了。我双手扶着
母亲的细腰,鸡巴在母亲的股沟里滑动,好想插进去哦,鸡巴,先委屈你了,过两天一定如你所愿。


我用力的在母亲的屁股沟里滑动着,手在母亲的腰间摸着,过了一阵子,母亲受不了脑冲血的痛苦,要伸直腰
了,我的鸡巴还是贴着母亲的臀沟,伸直腰让我更能完全接触母亲的美臀,鸡巴爽了。手也不能亏待,我的双手握
上了母亲的乳房,母亲想拿开我的手。


我在母亲的耳边轻轻的说:「妈妈,让我摸摸嘛,你答应今天让我高兴的,就当是我的奖品。」


母亲手紧紧的握着我,考虑了好久,慢慢的松开了,这期间我的鸡巴当然没停过,在母亲的臀沟里不停的摩擦
着。


我用力的握着母亲的乳房,心里一激动,鸡巴用力的加快速度,快速摩擦了几下,紧紧的由背后抱着母亲,激
动的喊了声:「妈妈!」就射了。


由于鸡巴紧夹在母亲臀部和我中间,这次急射喷了母亲背后和我的胸膛一身的精液,我赶紧拿了些纸替母亲和
我清洁干净。


母亲以为我够了,拿起衣服想穿上,我阻止了她,再次由背后紧紧的抱着母亲,并把胸罩解开,露出那美妙的
玉乳。母亲手动了一下,但最后没阻止我,我轻轻的揉着母亲的乳房。


过了一下,鸡巴又有了反应了,母亲当然也感觉到了,这次由于先是软的,硬起来是正好卡在母亲的两腿中间,
和我生我出来的圣地还是相隔一层布,母亲本能的把双腿夹紧。


以前母亲不许我摸她的阴部,现在用鸡巴摸也一样,我抱紧母亲,在她做出反应之前赶紧前后动了起来,但母
亲出呼意料的没反对。


我胆子大了起来,手往下移,但母亲阻止了我,说:「不能用手摸那里。」我知道,这里母亲绝对是不给的了,
于是我抓着母亲的手,让他我着我的龟头,要不前面没东西挡着,始终有点不舒服。


母亲碰了一下,触电般的缩了回来,我把头靠在母亲的肩膀上,用嘴轻轻的咬着母亲的耳朵:「妈妈,帮我握
着嘛,这样出来的快点。」


母亲没办法,只好用手握着,并用手指头轻轻轻的摸着我的马眼,呜……母亲常年工作而有点粗糙的手摸的我
好舒服啊!


我在母亲的两腿间快速的抽动着,享受着龟头与母亲的手的亲密接触,很快我又第二次喷发了。怕什么,今天
时间多的是,再来第三次,母亲这次没有马上就要穿衣服,等着看我还是不是继续要,反正哥哥还没回来,等他到
门口再穿衣服也不迟,再上!


这一天真是爽啊,不过我还是希望开苞的日子快点到来,时间是父亲回来的那几天。


母亲是个保守传统的女性,她不知道世上还有后庭花这一招,而她的儿子正在打她的屁眼的第一次的主意。母
亲的为人有点没主见,对我更是近乎宠的过分,只要我学习好,要什么都无所谓,所以我才能在母亲身上近乎乱伦
的淫戏。


(四)


父亲休息的日子到了,母亲早早就买了菜,煮好饭就和我们一起等父亲回来。


傍晚6点多,父亲终于到家了。吃完饭,洗完澡,父亲每人发给我和哥5块钱,让我们出去玩,晚一点再回来。
我知道是为什么,只要正常的男人,憋了一个月,如果在外面不解决,回家肯定象父亲这样。象刚刚,父亲一边吃
饭一边瞄着母亲的胸脯,菜都没夹过,就光吃饭。


父亲有洁僻,在外面开车找妓女是肯定不可能的了,所以母亲的屁眼当然没开发过了。呵呵,便宜我,父亲憋
的越久对我的计划越有利。那时候不知道安眠药这类东西,除非强奸,要不母亲是不可能把屁股给我用的了。要知
道母亲始终保持一条界线,在体外乱来没问题,但要到体内就绝对不行了。


我和哥在街上的弹子房一直玩到11点,我挂着夜间的节目,没心情玩,把钱都给哥换币去玩了。哥哥眼睛一
直盯着游戏机的屏幕,看了几个小时,回来时候老是打哈欠,巴不得马上就睡觉。这样也好,有解决了一个可能的
阻力。


回到家母亲有点憔悴的迎接我们,肯定是老爸憋的太久了,但老爸现在看上去还有点意尤未足的样子。


很快,我们就被赶上床了,母亲也和我们一起躺下,但关灯不久我就听到老爸由隔壁床起来,把母亲叫到他床
上了。母亲大概怕给我们听到,加上又困又累,拒绝了。但老爸坚持,母亲没办法,最后只好过去了。


我听着母亲压抑的呻吟声,还好父亲睡的那张小床是铁的,要不听到摇床声我更难受了。想着等一下就可以开
苞,我的鸡巴硬的更铁一样。我握着它,转过身去,不想让父亲或母亲看到。


大概有过了1个多小时,母亲回到我这边的床上,父亲沉沉的睡过去了。打了那么多炮,当然累了,剩下的就
交给我吧。


母亲累的不行,刚一躺下就想睡,但我一转身抱着了她,母亲吃了一惊,没想到我还没睡,脸红红的,大概是
知道我刚刚听到她的呻吟声了吧。


我紧紧的抱着母亲,低声的说道:「妈,我也想要。」


母亲听到了我这个「也」字,脸更红了,母亲低声哄我:「今晚不行,你爸回来了,再说妈妈太累了,明天有
机会再给你好吗,乖。」


我把鸡巴紧紧的贴在母亲的小腹上,「不要麻,爸已经睡着了,他不知道的,妈你就睡你的,让我自己来好了。」


母亲侧耳听了听父亲的呼吸声,决定他是睡着了,无奈的说道:「好吧,但你小心点,不要弄的太大声,给你
爸知道他会打死你的,我先睡了,你自己来吧。」


母亲说完就平躺着闭上眼睛。晕,这样我还搞什么啊。「妈妈,我要用你的屁股来。」我赶紧在母亲的耳边说。


母亲没说什么,把身子转了过去,背对着我,屁股还象我这边突了过来,是为了方便我的,我忍住欣喜若狂的
心情,以前母亲都等着我发泄完才睡的,我想很久都没机会,除非是强奸,今晚时机终于到了。


我把鸡巴拉出裤子,紧紧的贴在母亲那美妙的屁股沟里,轻轻的摩擦着。不能急,等母亲睡熟了在动手,这样
我憋了一小时,母亲终于忍不住睡意沉迷在梦乡里了。


我轻轻的起来,贪婪的看着母亲那优美迷人的臀部,双手颤抖着摸上了母亲的内裤,只要除掉这个就大功告成
了。我轻轻把母亲摆平,左手托起母亲的臀部,右手慢慢的脱掉母亲身上的最后一层保护,母亲的下身终于裸露了。


看着那光滑的小腹,迷人的黑森林,两腿之间的倒三角。不可否认,这里很迷人,但我的目标不是这里,以后
有机会再来拜访我出生的圣地吧。


我在那黑森林上摸了一下,就把母亲摆成刚刚侧躺的样子,我盯着那我向往已久的菊花蕾,用手指轻轻的碰触
了几下,每碰一下小菊花都象含羞草一样往里收缩一下。


我怕碰的太多会弄醒母亲,就把口水涂满龟头。这可是书上学的,然后侧躺下先把鸡巴,对准位置,只是放在
小菊花的外面,小菊花害羞的收缩一下,刚好夹住龟头。


我再一手抱着母亲的腰,一只手再校对一下位置,确定无误了,拿了内裤放在母亲的嘴边,怕母亲忍不住痛喊
出来,到时候可以捂住嘴。


一切准备就绪,可以开始了,我抱着母亲的手一紧,再用另外一只手用内裤捂在母亲的嘴上,鸡巴同时候用力,
但处女地实在是太紧了,只能进去半个龟头。


母亲痛的喊了起来,但给我用内裤捂住,边成了闷哼,母亲想用手推开我,但我抱的太紧了,推不动。这时候
我不再捂住母亲的嘴,刚刚是怕母亲刚醒来无意识的惨叫,现在她醒了,她和我都明白给人知道的后果。


我双手牢牢的抱着母亲的腰,一只脚放在母亲身前,这样就牢牢的贴在母亲的身上了,我的鸡巴再用力推进,
母亲痛的眼泪都流出来了,推又推不开我,只有向前翻,这样就成了伏在床上的姿势。


我牢牢的贴着母亲的背,这样我就成了趴在她的背上,这样更容易样我挺进去。再一用力,进去整个龟头了,
里面的感觉真是妙,又紧又软,还火热的,真想一鼓作气冲到低。


母亲的感觉就不同了,屁股开花又不敢出声大喊痛,又推不开我,只能用嘴咬着枕头,泪水不受控制的流下。
母亲用手不停的排打我的背部,转过头哀求的看着我,想要我停下来。


我知道是时候跟母亲说清楚了,现在是兵临城下,正是说条件的好时机。我停止了进攻,但也没撤退,保持原
地不动,亲了亲母亲的脸蛋。


母亲吸了口气,忍住肛裂的痛楚,低声的求我:「你不能这样,快放开妈妈,你想要妈妈用手帮你,你想摸那
里妈妈都给你摸,求你快起来,求求你了,乖,听话。」


我把脸贴着母亲的脸,说:「妈,我那里都不要,我想这样好久了,你想要我起来也行,除非你肯让我插这里。」
我说着,把手往下移动,摸上了妈妈的阴户,手指头还触到了她的阴唇。


母亲吓了一跳,一手拨开了我,「不行,我是你母亲,你不能这样,你想插我我们就象以前那样好,我用腿来
帮你解决。」


我坚决的拒绝了,「妈妈,现在就两个办法,要么让我这样,要么就让我象爸爸那样和你好。」


母亲吓坏了,「难道没别的办法了吗?」


我说:「有。」


「什么办法?」


「叫醒爸爸,让他打死我。」


母亲听了后没再说什么,闭上了眼睛,我知道母亲同意了,便接着行动。母亲皱着眉头轻声的说了句:「轻点,
好痛的。」


泪水由母亲的眼角不停的流了下来,我把脸贴着母亲的脸,用舌头轻轻的舔着,下身同时用力一挺。母亲眉头
一皱,闷哼了一声,转头用牙齿紧紧的咬着枕头。


我放心了,下身加大力气,这次母亲全身都震动了一下,身子僵硬了起来。但我已经全根进去了,在母亲的温
暖的直肠里,感受母亲的本能的抽噎,好热好紧。


我急速的抽动了起来,母亲一动也不动,任我胡来,我整个身子都趴在母亲的背上,狠不得和母亲溶为一体。
双手从背后伸到母亲的身下摸着她的乳房,那感觉好棒啊!


急速抽动了百来下,实在是太刺激了,我用力一挺,深深的插进母亲的体内,在她的直肠里喷发了第一次体内
射精。


母亲在我射了的同时全身僵硬,屁股收的紧紧的,差点没把我给夹断。


替母亲的菊花蕾开苞完毕后,母亲想把我推下来,但我紧紧的抱着她不放,母亲也不动了,因为她知道我的能
力的。


歇了一会,再次梅开二度,我把母亲的双手放在头下枕高身子,这样我更方便些,母亲任我摆布,我在她的背
上慢慢做活塞运动,刚刚太心急了,一阵就射了,现在要慢慢品尝母亲后庭花的味道。


我的手慢慢的在母亲身上游动,以前她虽然给我摸,但有些地方我还是不能去的,象现在,我的手又摸上了母
亲的耻丘。


母亲身子一震,低声喝道:「那里不是你可以摸的地方,给我拿开。」说完就要用手拨开我,但给我和她的身
体挡住了,只能抓住我的手臂,当然拿不开了。我把手转到母亲的阴唇上轻轻的摸了起来。


母亲的气息有点急促了,「不,别、别摸那里,快住手。」


这时候,我的高潮也到了,在母亲屁眼内再射了一次,射完后,我老老实实的趴在母亲的背上,双手放母亲的
肩膀,在母亲的耳边轻声说道,「妈妈,对不起。但我太喜欢你了,我实在是忍不住了才这样的。」


母亲听了话泪水不受控制的流了下了,「都是我以前太宠你了,什么都答应你,连不该答应你的都答应了,现
在才弄成这样,你叫我怎么去见人啊。」


我知道现在母亲的情绪很不稳定,而且她也不清楚后庭花这一回事。我说道:「妈,我知道这样子是不对的,
弄的你很痛,但以前我插你的腿弯也是插,现在插你的屁眼也是插,有不是跟爸爸和你的那样,有什么关系嘛,只
是痛了一点,过天把就会好的,我答应你,以后一定好好学习,以后一定考上重点高中的,你就不要再生气了。」
母亲虽然不知道肛交这回事,但也不蠢,哼了一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什么鬼主意,以后你再这样我就切
你的小鸡鸡,还有哪里那么脏,这么弄你也不怕不卫生啊,以后你别想,老老实实给我念书去,别再打什么歪主意。」


我见母亲的口气松了,赶紧说:「妈妈,你这里一点也不脏啊,只要洗洗就没事了,反正爸爸不要,你就给我
用嘛!你也记得我初一的情况的,那时候就是因为经常要一个人自己解决学习才那么差的,你不会以后想我考不上
重点高中吧。」


在家里,一却都是以我考上重点中学为主要,其他的一却都得让路,当初母亲就是为了怕我没心情学习才肯配
合我的,现在这把尚方宝剑又给我拿了出来。果然尚方宝剑母亲的效果非常理想,母亲不说话了。


过了半响,终于和我约法三章:一、以后插屁眼可以,但要等母亲清洁完了才能插进去,完了我也要去清洁。
二、不许碰前面我生出来的地方,也就是母亲的阴道了,母亲面薄不好意思说出来。更不能打那里的主意。三、每
天不能次数太多,免得伤身。


我一口答应完,第一条没什么,第二第三就有问题了,伟人说了,具体问题具体解决。妈妈的小淫穴我还没试
过了,怎么可能放过?第三条吗,我没过瘾不下来就行了,难道母亲还能不怕吵醒别人弄我下来吗?就象现在这样,
我的鸡巴休息这么久又硬了起来了。


母亲在我的身下当然感觉的到了,她挣扎着不想让我插进去,屁股扭来扭去的,但把我的鸡巴惹的更是火了,
嘿嘿,这可是你自己找的。


我用力抱着母亲,「妈,再给我来一次好吗?」


母亲想拒绝,「刚刚跟你说的你都忘了?太多了对身体不好,会影响学习的,而且我还没洗过,脏啊。」


我贴着母亲的耳朵边说道:「妈,现在是假期,没关系的了,再说,刚刚我都插进去了,现在再进去一次也没
分别的,我知道你现在还痛,但我实在是想要,让我再插一次吧,今晚最后一次,好吗,好妈妈。」


母亲没办法,只有答应了,「记住,完了就下来给睡觉。」我立刻握住鸡巴,对准母亲那还沾着堵堵血迹的菊
花蕾捣了进去。


母亲闷哼了一声,「轻点。」但我已经进去一半了,再用力,另一半也进去了。不用再担心母亲的反抗,我安
心的享受了起来,双手更是忙个不停,除了母亲的小淫穴外,其他地方我都摸遍了。


突然,由于我太用力了,一不小心把母亲盘在头上的头发给碰散了。我理了理母亲的黑发,长长的黑发散披在
雪白的肩膀上,顺着我的节奏一上一下的动着。好美好性感了,忍不住,我急忙再插多几下,泻了。


今晚母亲的直肠都几乎成了我的尿壶了,哈哈,得偿所愿,真是爽。母亲在我下来后起床拿了条湿毛巾替我擦
干净了鸡巴,然后偷偷的跑去洗澡了,为什么,还用说吗。今晚真爽。


(五)


第二天起床,母亲就守在门口等同事路过时托人向单位请假。为什么?看她走路一拐一拐就知道了,父亲还以
为是自己昨晚的功劳,还有点沾沾自喜的样子,其实是我,他的儿子做的好事。


看着母亲一拐一拐的走路,我的鸡巴又隐隐发涨了,着父亲没注意的时候,偷偷摸了一下母亲浑圆的屁股,手
指还在那昨晚刚刚开完苞的屁眼中戳了一下,母亲反手「啪」的打了我一下,瞪了我一眼,但眼中没有怒色,倒象
是情人之间责怪。


父亲听到声音问妈妈:「怎么了?」


母亲回答道:「有蚊子。」


「哦,对了,等一下我要出去走走,随便去朋友家坐坐,大概晚上再回来,中午你们不用等我吃饭了。」


我听了父亲的话大喜,「爸,再给我点钱等一下我出去玩,放假了让我轻松轻松吧。」


父亲第给我5块钱,「玩归玩,别把功课拉下了啊。」


「还有哥的一份呢?」我再伸出另外一只手。


「臭小子,还蛮有兄弟心的。」父亲再掏出了5块钱给我,那时候物价便宜,5块是个不小的数目了,够我玩
上大半天的。一个游戏机的币才2毛,当然,除了我,哥哥是不能从父亲这里掏到那么多的钱的,谁叫我是家里的
宝呢。


母亲在旁边看着我,一脸宠爱的表情,「你这孩子,刚放假就知道玩,也不休息休息,当心累坏了。」


嘿嘿,母亲那里知道我心里的打算,既然你怕我累坏了,那今天我就在家「好好的休息休息吧」。


等了一下父亲走了,哥哥这时候也起床了,我递给哥哥,「那,是老爸给的,今天去玩的钱。」


哥哥接过钱,三两口就把饭吃完,「妈,我们出去玩了。」


母亲应了一声,「知道了。」


哥哥一把拉住我,「走,再去玩几盘。」


哥拉上我就往外走,到了门口我停了下来,「哥,我这5块也给你去玩吧,我今天想去同学那里,不用花钱的。」


哥听了,奇怪的看了我一眼:「你真的不想去吗?」


「对,还有,等一下妈中午会出去,午饭就要自己解决了,我在同学家里吃。」


哥大喜过望,中午不用回来,可以在游戏厅泡上一整天了。立刻放开我的手,一溜烟的往游戏厅跑。哈,游戏
机有什么好玩,我有比游戏机好玩上百倍的东西呢。


进了门,我把门反锁上,立刻脱光所有衣服,光溜溜的挺着大鸡巴往厨房去找母亲。这时候她一定在洗碗,我
看到母亲的身子向前微倾,这样臀部更显的突出。


我从后面一把抱着母亲,在她的耳边大喊道:「妈!」鸡巴更紧紧的贴上了我昨晚才刚开苞的小菊花。


母亲给我吓了一跳,差点把手里的碗掉下,半响才回过神来问我:「怎么不是和你哥出去玩了吗?是不是他欺
负你?」


「妈,你刚刚不是说怕我累坏了吗?让我好好休息休息啊,今天我就在家好好休息休息。」说到休息这两个字
我故意加重语气,同时用力用鸡巴在母亲的臀沟里大力的摩擦了几下。


这时候母亲才发现我的异状,同时发现我全身光溜溜的,脸红了起来:「别,别这样。」


「妈,我想要嘛。」我的鸡巴在母亲的臀沟里不停的摩擦着。


母亲说:「不要啊,昨晚你做完,到现在我还痛着呢,今天不要好吗。」


我松开了母亲,「妈,你看看,现在我的鸡巴多难受,给我吧。」


母亲回过头,看到我杀气腾腾的鸡巴敲的半天高,又急忙转过头去,脸红的象块红布一样,我再用鸡巴戳着母
亲的臀肉,让她感受我鸡巴的硬度。


「妈你的臀部真棒!」这一刺,居然有小半个龟头陷进母亲的臀肉里,母亲明显感受到我的鸡巴的硬度,更知
道我今天是誓不罢休的,叹了口气,「好吧,但现在不行,等我洗完碗再清洁后再来好吗?」


「不要,你洗你的碗,我做我的吧,这个姿势我喜欢啊,还有昨晚你才洗过,今天又没大便,就不用洗了。」
我也不再理母亲的反应,自己去脱母亲的裤子,那时衣服的观念还不象现在,母亲都是穿裤子的。


我脱下母亲的系裤子的皮带,稍微一拉,裤子就自己掉到脚部了,再把母亲的底裤也扒下,把母亲的双腿微微
张开,用力掰开母亲的臀肉,露出那昨晚才给我蹂躏过的小菊花。看上去还有点红通通的,还微微的张开着呢,仿
佛是在呼唤我的进去。


母亲双手叉在洗碗槽的边上,屁股向后微挺,闭上了眼睛准备等代我的插入,我握着硬的象铁似的鸡巴,用力
一插,再次回到了昨晚开垦的地方。


好舒服的感觉,我用力在母亲的直肠里横冲直撞。母亲微微的呻吟了起来,昨晚才给我开苞,连插了三次,今
天还没好,现在有再给我这么用力的蹂躏,不痛才怪。


「轻点,轻点,好痛啊。」母亲低声的哀求我。


但我更觉得兴奋,双手抱的更紧,几乎把母亲的腰给揽断了,鸡巴更加卖力的抽插着,「妈,你的屁股以后是
我的,是我一个人专用的,呜,好舒服啊,妈妈,我爱你……」


操了母亲的屁股良久,我终于有在母亲的屁眼里爆发了,一股浓浓的精液在母亲的直肠深出喷了出来。但我还
是没感到满足,把头枕在母亲的肩膀上,半硬的鸡巴还留在母亲的屁股里,让它自己出来吧,我是不会把它拔出来
的。


母亲对我的举动感到很无奈,「乖,先等妈妈把碗洗好再陪你好吗,先去床上躺一会。」母亲知道我是不会一
次就罢休的。


「妈,让我陪你洗碗吧。」我就这样抱着母亲,看着她心不在焉的洗碗,手不时在她身上游动。


母亲终于把玩洗完了,她就着洗碗池的水龙头洗干净手,对我说:「好了,现在你还想怎么做?」


「妈,我们到床上去吧。」


我就这样贴着母亲,两个人想连体人一样走到床边,「妈,把上衣也脱了吧。」母亲无言的照做了,一般我不
要求母亲是尽量少脱的,大概是作为母亲的最后尊严吧。


「妈,象小狗那样的趴着好吗?」母亲回过头白了我一眼,照做了。双手交叉叠在一起,头枕在双手上,双腿
弯曲跪着,貔虎抬的老高。


哇,母亲狗趴试的样子好迷人啊,圆圆白白的屁股翘的高高的,红红冲血的菊花蕾流着我刚刚射在里面浓浓白
白的精液,那迷人的小淫穴尤抱琵琶半遮脸的显现在我的眼前,顿时我全身的血液都往鸡巴冲。


我跪在母亲的屁股后面,用手慢慢的抚摩着那滑滑的皮肤,把整个屁股都摸遍了,在摸到母亲的大腿上,但那
生我的桃源圣地没摸,因为我还记得跟母亲的约定,这是我跟她的最后界限,摸了母亲一定翻脸。


我调准位置,对准母亲的小菊花用力一挺,开始了今天的第二次肛交。母亲闷哼了一声,身子往前冲了一下,
但马上又自己往回递,我怀着对母亲无比的热爱开始用力挺动着。这次母亲的肛门由于疼痛,不自觉的收缩和扩张。


我刚开始还不适应,给我带很大麻烦,但慢慢掌握了节奏,缩的时候拔出来,张的时候挺进去,越来我越兴奋,
抽插的动作越来越大,有时候抽出来时只剩一个龟头还夹在母亲的屁眼里,再整根往里插进去。


母亲随着我的动作加大痛苦也加大,不由自主的呻吟了出来。我也更加兴奋了起来,双手紧紧的抓着母亲的屁
股,手指因为太用力而发白。


大概插了半个小时左右,我终于忍不住要射了,连忙加快抽插了几下,用力往母亲的屁眼里一挺,整根插进去,
鸡巴在母亲的屁眼一阵激烈的颤抖,射了出来。


这时我全身无力的往母亲身上压去,把母亲的身体压平,变成了我趴在她的背上,但我的鸡巴还是没舍得拔出
来,半软半硬的留在母亲的屁眼里。


母亲歇了半响,推了我一下,「快中午了,我要起来做午饭,你哥就要回来了,快整理一下。」


「妈,你放心了,哥哥今天是不会回来的了。」我得意的对母亲说。


「为什么?」


「我把爸爸给的钱都给哥哥了,他今天会在外面吃的,我对他说今天中午你出门,不会做午饭的,所以今天你
都是我的了。」说完我更加用力的抱着母亲,脑袋在母亲的背上轻轻的擦着。


「你这小子……」母亲知道今天又要给我折磨一整天了,「以后不许那么用力,我的身体都快给你撞成两半了。」
我听到母亲的话后,鸡巴有立刻有了反应,蠢蠢欲动了,再接再厉,今天母亲一整天都是我的了。


(六)


自从开了母亲的后庭的苞后,母亲对我的宠爱更深,母亲虽然不懂后庭花这样东西,她还是认为跟以前我利用
她的美腿和手来射精没什么分别,虽然我是在她的体内射精,但在她的观念里,性交是用前面的阴道才能进行的,
所以才无所谓的随我乱来,毕竟我是她最痛爱的宝贝儿子。


我更是利用母亲对我的宠爱为所欲为,当然我给她的报答是老师不停的表扬,学校几乎想保送我上重点高中,
如果没什么意外的话,升高中考试我是不用去了,当然这是一年以后的事了,但已经够母亲高兴若狂的了,亲戚朋
友们更是不停的夸我有出息。


母亲对我就更好了,原来我们就的厨房到卧室之间是没有门,我借口说煮饭的烟会熏到卧室里面的人,让老爸
装上了一扇门,父亲装了。这样,每天中午回来,只要关上厨房的门,我就可以在母亲的身上为所欲为了。


就算母亲是在煮饭,我也会扒下她的裤子,掏出我的鸡巴狠狠的插她的屁眼,母亲也会顺从的让我插完再继续
煮饭,要不就是一边忍着我在她屁眼里抽动的感觉,手忙脚乱的把要煮的东西一股脑的扔到锅里,然后静静的配合
我。


晚上更不用说了,我想要什么姿势她都配合我,要么是趴在她的背狠狠的插她的后庭,要不就是让母亲用狗趴
式让我干屁眼,完了母亲还会悄悄的拿湿毛巾细心的替我清理干净。


我象放假的那天一样,把鸡巴留在母亲的屁眼,光着身子趴在母亲光滑柔软的背上舒服的睡。但母亲怕给哥看
到,所以怎么都不肯。


最近,我又打起了母亲的小嘴的主意,想要母亲给我来次口交,用她的以前经常教训我的小嘴来侍侯我的鸡巴,
这也算有仇报仇吧。但不能太急,时机没到会引起母亲的反感的,到时候就得不偿失了。


机会来了,今天是母亲月经来临的日子,晚上我脱她的裤子时母亲从来没有过的拒绝了我,「今天我不舒服,
能不能不要?」母亲以前月经来临的时候因为怕弄脏床,都是上身趴在床上,脚在地上的让我插屁眼的,但这次不
同,前两天母亲感冒发烧,今天刚好就又碰上月经到来,身子有点虚弱,所以拒绝了我。


「妈,但我一个晚上不射精我就睡不着啊。」


母亲没办法,「那用以前的老办法吧,将就一下用我的腿来吧,等我好了再让你来。」


「妈,我不要嘛,那样没意思,我还是喜欢你插到你体内那温暖柔软的感觉,用腿太硬了,一点都不舒服。


母亲坳不过我,「那你想怎么样,妈妈今天实在是不舒服啊。」


「那用你的嘴怎么样?那里又柔软又温暖。」


「不行,你怎么净想这种鬼主意,嘴是用来吃饭的,怎么能拿来做这种事情。」


「妈,别这样嘛,一物多用嘛,就象你的屁股,本来只是用来拉大便的,现在还不是让我来插了吗,何况小嘴
比屁股干净多了,用你的屁股你还怕我得病,用嘴就不会了,我知道这样让妈妈你很恶心,虽然我很想要,但你不
答应就算了,我不会强迫你的,我最喜欢妈妈了。」


我抱着母亲,把鸡巴紧紧的贴上她的身体,既然不能硬来,只能晓以亲情了。


母亲思考了好久,我一动不动的抱着她,「傻孩子,你是妈妈生出来,还有什么恶心不恶心的,妈妈用嘴帮你
也可以,但你得先去洗洗,还有,不许射在我的嘴里,知道吗?」


母亲答应了,我立刻一翻身就起来,到浴室草草的冲洗了鸡巴,就急忙跑回卧室。


我拿了块毯子垫在地上,让母亲跪上去,上身挺直,头正好在我的跨间,我脱下裤子,让鸡巴暴露在母亲的眼
前。


虽然我在母亲身上干了不少次,母亲的屁股更是让我插了又插,但她从来没有这么近的看过我的鸡巴,虽然没
有灯光,但我还是清楚的看到母亲羞红了脸。她把眼睛闭上,头轻轻的往我的胯间伸来,我把鸡巴抵到母亲的嘴唇
上,母亲微微的张开嘴把我的鸡巴接纳了进去。


但母亲明显没试过怎么用小嘴侍侯鸡巴的经验,只是呆呆的含着,但这样就让我感到万分的舒服了,母亲身上
的三个洞让我开了两处处女地,身上除了生我出来的圣地子宫外,那里都让我的鸡巴享受过了,我比父亲更彻底的
占有了母亲。


我开始利用我在书上学来的口交知识教导母亲,让母亲用舌头围绕着我龟头的棱边转动,还要不时的添着我的
马眼,手也要握着我没进去的鸡巴的部分轻轻来回磨擦。


母亲照做了,好舒服,母亲的柔软的舌头在我龟头上的摩擦,差点就让我掉精了。我忍不住了,开始抽动了起
来,拿母亲的小嘴当穴插,等着吧妈妈,我一定要征服你身上所有的洞,让你身上所有能让我的鸡巴舒服的地方都
涂满我的精液来作为我征服的旗帜。


母亲一下子反应不过来,给我的鸡巴一下子就插到了喉咙深处,难受的咳嗽起来,她一把就把我推开,「不要
进去那么深。」


母亲没到必要是绝对不会用插,干等字的,不知道如果让鸡巴,鸡巴等字在她的嘴里说出来会怎么样,现在她
可是打死也不会说出口这几个词的。


「妈,对不起,我一下太着急了,不会再这样了。」


开玩笑,虽然我很想深深的插进母亲的喉咙里,在里面射精,但要是母亲咳嗽的声音吵醒大哥那我可是玩完了,
急色也不是这么个急法。我让母亲双手握着我的鸡巴,但不要太紧,这样我大部分的鸡巴都在母亲的掌握之中,只
剩一小半可以在母亲的嘴里。这样我可以放心的抽插了,不必担心一时失控插的太深了。


母亲的舌头紧紧的顶着我的鸡巴,刚开始时她很紧张,就练以前她用手替我手淫的力度也忘了,不是太紧就是
太松,舌头也是根本不会配合我的鸡巴的进出,只是一味紧紧的抵着我的鸡巴。


真没办法,只好暂停抽动,解开母亲绑起来的头发,轻轻的在她的后脑抚摩着,「妈,别紧张,放松点,我不
会插进你的喉咙的。」


母亲张开眼看了一下,眼睛冲满了感激之情,母亲深深的吸了几口气,用眼睛示意我可以开始了,又闭上了眼
睛,我又开始奸淫着母亲的小嘴和她因劳动而有点粗糙的双手,真是一炮双响。


母亲放松后,舌头开始配合的起我的抽动了,双手也不松不紧的我着我的鸡巴,我不再顾虑,开始专心一意的
挥动我的鸡巴在母亲的小手和嘴里进进出出。


母亲的舌头好象跟我的鸡巴搏斗出了兴致,在我就快高潮时明显动作加快,母亲也没有放手让我出去的拔出鸡
巴的意思,最后还是我提醒她:「妈妈,我要射了,放开我吧。」


母亲一惊,连忙松口,她感激的望了我一眼,赞许我记得她说的,母亲的双手继续替我手淫,但不知道是怎么
回事,明明刚刚都已经就快射了,现在母亲的手连续替我套动了几十下了还没出。


母亲疑虑的看着我,我摇了摇头,表示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母亲看着在自己手中套动的鸡巴,她突然张开了
手,看了看自己手上的茧,大概认为是她的手太粗我才不会出来的。


母亲突然挺直了腰,让她的胸脯跟我的胯间一样高,母亲把我的鸡巴由她的胸罩下放插进去,夹在她的双乳之
间,我的鸡巴直抵到母亲的下额,母亲还轻轻的用她的下额夹着我的鸡巴。


母亲轻声说道:「动吧。」我感动的低叫一声「妈妈」,开始自己抽动了起来,母亲的双手用力的把自己的双
乳往里压,紧紧的夹着我的大鸡巴。


我连插数十下,鸡巴一阵激烈的颤抖,射了,一股浓浓的精液带着强大的冲击喷在了母亲的下额处。精液顺着
母亲的脖子,透过她的胸罩流到了她的胸脯上。


我轻声的说道:「妈妈,你等一下。」我去浴室拿了块干净的毛巾出来,替母亲解开沾满了我的精液的胸罩,
细心的替母亲擦抹着。


母亲温柔的看着我,微微一笑,「我的儿子长大了。」我把毛巾放在床边,温柔的把母亲放到床上,「妈妈,
对不起。」母亲不解的看着我,不明白我怎么突然道歉。


我压在母亲的身上,在母亲的耳边说道:「您对我那么好,即使我再过分的要求您也满足我,我把您当成了泻
欲的工具,先是偷偷趁你睡着了用您的大腿,最后还有您的腿弯来当工具插,您发觉了不但不怪我,还为了我的学
业和身体着想,放下母亲的尊严来满足我的欲望,但我还不满足,趁你睡觉强奸了您的屁股,但您还对我那么好,
现在还用嘴和胸脯来帮我就泻精,妈妈,我对不起你。」


母亲听了我的话,好半响没有说话,只是凝视着我,我也不回避,只是把我对母亲的爱和羞愧以及尊敬通过眼
神告诉母亲。


母亲和我对望了一会,慢慢的转过头去,「你是我亲生的儿子,当我第一次看到你留在我腿上的干枯精液时,
我真的好生气,你父亲没什么出息,在家族里老是受到你伯父阿姨们的轻视,连我也受到轻视,我一直希望你和你
哥哥能替我争口气,学好功课,让他们看看,爸爸不行,但儿子有出息,可是你哥哥……,还好有你,但你却不学
好,年纪轻轻就学坏,当时真把我快气疯了。但后来又想,这个时候是你发育的时候,对女人有兴趣也是应该的,
只是对象是我,你的母亲罢了,既然这样,那我干脆满足你,免得你在外面跟坏女人学坏了,还可以敦促你学习。
我只希望你记住,妈妈什么都可以给你,但你一定要搞好学业,将来做个有出息的人,不要象你爸爸那样,给自己
的兄弟姐妹轻视。」说着说着,母亲的眼睛出现了一层雾气,用手轻轻的推开我,转过身去背对着我,肩膀轻轻的
抽动着。


原来母亲对我的期望那么大,我从母亲的身后轻轻抱着她,在她的耳边轻轻的问她,「妈,那我那天晚上趁你
睡着了强奸你的屁眼,你那时候怎么想?」


为了引开母亲的注意力,我只好用这一招,反正母亲也不会怪我的。


果然,母亲重重的在我的屁股上扭了一下,「你还说,真不知道你这小子是从哪里学到这招的,当晚过去就算
了,第二天还连续在我的屁股里作怪一整天,害的我连续一个星期都拉不出大便来。」


「妈,那现在呢,我在你里面动的时候有什么感觉?」母亲羞红了脸,「弄多了就没以前那么痛了,但有点怪
怪的,还有点舒服,每次你进去都觉得好象要大便似的,但又拉不出来的感觉。」


嘿,难怪母亲每次在我插她的屁眼都会一松一紧的夹我的鸡巴。


「妈,你对我真好。」我紧紧的抱着母亲,鸡巴又硬了起来,「妈,让我再用一次你的胸脯好吗?」母亲点了
点头,转过身平躺着,后来我才知道这种方式叫做乳交。


今晚我和母亲把心里话都说了出来,母子之情又更进了一步了。


(七)


今天是初三第一个学期注册的日子,昨晚伯父托人传话回来,跟他在部队复员的几个战友这段时间要调回我们
现在居住的县城,都是当好几个重要部门的第一第二把手的,其中一个还是县长,他已经托他们照顾我们家。


二个月后他也升副检察长,以前文化大革命时我们给没收的房子和土地现在可以要回来了。母亲听到后高兴了
一个晚上,因为我们不必再一家人挤在一个小卧室了。


我却是喜忧参半,房子大了,以后我干妈妈就方便多了,不必偷偷摸摸的怕人发现。但也代表以后要跟母亲分
开睡了,那可难受。


母亲大概也知道我的心情,夜里我插完母亲的屁眼后把鸡巴就这样留在她屁股里她也没反对,等就快天亮了替
我穿好裤子和整理自己。


这段时间母亲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整天笑咪咪的,看起来更加漂亮了,我也趁这段时间更加抓紧在母亲的身上
发泄,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这样好的机会干她,母亲
0 /300
全部评论(0)
  • 暂没评论 ~

扫一扫下载APP
离线看视频

工作时间:

周一至五:9:00 - 18:00

客服 QQ:QQ交谈

登录注册

立即登陆